《中华对联》第八章:对联的对称美

對聯的對稱美

對稱美是對聯的主要特點。所謂對稱,除了平仄相對、節奏一致之外,還要做到詞類相近,詞性相當,結構相似,字數相等。只有這樣,才能使作品達到高度完美。反之,則不能稱其為一副好的對聯。本篇主要談談對聯中的詞性對仗的問題。

要想弄懂詞性的屬對問題,先要弄清詞的分類。古代詞類的劃分,在上古就已奠定了基礎。實詞可以分成名詞、動詞、形容詞、數詞等類,某個詞屬於某一詞類比較固定,各類詞在句子中做什麼成份也有一定的分工。在現代漢語中,漢字分為十二大類,即名詞、動詞、形容詞、數詞、量詞、代詞(以上實詞)、介詞、副詞、助詞、連詞、嘆詞、象聲詞(以上稱虛詞)。古人按照詩的對仗規律,將詞大體可分為九類,即名詞、形容詞、數量詞、顏色詞、方位詞、動詞、副詞、虛詞、代詞,其中名詞又可細分為十幾類。這種劃分的方法比較適應於對聯的創作。那麼怎麼才能做到詞性相當呢?《縹湘對類》一書提出“實對實、虛對虛”的原則。也就是說,名詞必須對名詞,動詞必須對動詞,形容調必須對形容詞,副詞必須對副詞,助詞必須對助詞等等,各歸其類,映襯成趣。但細分,則每類之內品種仍多。如名詞有專名、有注稱;形容詞有形容大小、高低、長短、顏色、狀態等,許多不同的詞以長對短、白對黑為工整;但內容決定形式,若內容可取,屬對不妨稍寬。如清倪國璉的古藤書屋聯:

一庭芳草圍新綠;

十畝藤花落古香。

其中“芳草”之“芳”與“藤花”之“藤”,一為形容詞,一為名詞;“新綠”之“綠”指的是顏色,“古香”之“香”乃指氣味。雖同為形容詞,並非—類,從個別對語講,似欠工整,可從全聯角度看,卻形象鮮明,音節和暢,被一致認為是“工對”。

比較而言。虛詞的對仗似乎比實詞要求得寬些。比如有時介詞可與副詞相對,這不僅因為虛詞類的漢字相對少些,更主要原因在於這部分字、詞本身詞性就很複雜,往往一個字包容幾種詞性。比如“為”可以做動詞,也可以做介詞、副詞、助詞,有時還可以做連詞。“向”可以做名詞,也可以做介詞、動詞、副詞、連詞等等。所以通常人們對虛詞要求得就不很嚴格了,能做到虛詞對虛詞也就可以了。但嘆詞、助詞、象聲詞卻很少與介詞、副詞、連詞相對。

在講究詞類和詞性對仗的同時,還要注意一個義類相對的問題。什麼是義類相對呢?所謂義類相對,懸指將漢字中所表達的同一類型的事物放在一起對仗。古人很早就注意到這一修辭方法。特別是將名詞部分分為許多小類,如:

1.天文(日月風雨等) 2.時令(年節朝夕等) 3.地理(山風江河等) 4.官室(樓臺門戶等)

5.草木(草木桃李等) 6.飛禽(雞鳥鳳鶴等) 7.走獸(狼虎象馬等) 8.魚蟲(蛇魚蟻蝗等)

9.飲食(茶酒萊肴等) 10.器物(盆杯壺盞等) 11.文具(筆墨紙硯等) 12.衣飾(衣冠巾帶等)

13.形體(身心手足等) 14.人事(道德才情等) 15.人倫(父子兄弟等) 16.珍寶(金銀玉珠等)

17.軍事(弓箭刀劍等) 18.文藝(詩詞書畫等) 19.文史(經典史冊等) 20.精神(智愚苦樂等) 另有按其他內容分類法.此處就不一一贅述。

按詞類編成部分對句:

地理對:河對海、地對山、大陸對長天、荒原對沙漠、古塞對雄關。

天文對:冰對火、雪對霜、海市對山光、星辰對日月、瑞雪對驕陽。 顏色對:紅對白、紫對緗、黑樺對白楊、青竹對綠柳、墨蘭對珠黃。 方位對:南對北、西對東、六極對八風、五湖對四海、邊塞對圍城。 數字對:一對二、百對千、兩兩對三三、千年對萬壽、獨木對群山。 花木對:桃對李、菊對蘭、玫瑰對牡丹、綠茵對紅葉、白芷對橙柑。 飛禽對:鷗對鳥、梟對鵬、白鶴對黃鶯、杜鵑對喜鵲、燕舞對鴣鳴。 走獸對:熊對象、馬對羊、狡兔對貪狼、雄獅對猛虎、牛仔對猴王。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中华对联》第八章:对联的对称美 (共3页,当前第1页)

你可能喜欢

  • 对称理论
  • 安美
  • 直线对称公式
  • 函数对称中心
  • 技术美
  • 人的美
  • 对称美

《中华对联》第八章:对联的对称美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