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危机时期中国经济之反思:富国与富民的统一

金融风暴后,为迅速走出经济增长放缓的阴霾,政府提出了“扩大内需”的策略。但是,貌似具有极大潜力的民间消费难以带动,市场依然沉闷。回顾三十年来的改革,会发现依靠政府投资、公共消费和补贴直接推动经济增长的传统发展模式没有彻底改变,国家始终扮演着无敌投资者的角色,民众则在高昂的生活成本和不稳定就业预期的双重压力下,选择储蓄以备不测。这使得消费占GDP的比重持续下降。因此,中国经济必须反思:增长到底为了谁?

后危机时代中国经济应有之反思:富国与富民的统一

金融风暴洗礼后的中国目前正努力走出经济增长放缓的阴霾。在这场危机中,出口、投资和消费三驾马车均遭受重创,被誉为“世界工厂”的中国,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了全球经济衰退的寒流。“创造需求—启动消费—带动产供销链条”是应对经济危机的根本途径。因此,考虑到出口性产能过剩的现实,政府及时提出了“扩大内需”的应对策略。2009年4万亿资金紧急注入市场后,公共消费和政府投资成为经济增长“保8”的中坚力量,但令人诧异的是貌似具有极大潜力的民间消费仍然停滞不前,在家电和汽车下乡政策的推动下,市场却依然消极、沉闷。作为拥有GDP排名世界第三头衔的最大发展中国家,在产品极大丰富的市场上,为什么刺激十多亿老百姓进行消费就那么困难呢?实际上,这一现实背后隐藏着后危机时代中国经济应当严肃面对的历史性课题:如何确定富国与富民的辩证关系?

一、国富,还是民富?

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经济以平均每年近10%的速度增长,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2009年GDP近5万亿美元,跃居世界第三。与此同时,国家财政收入规模及其占GDP的比重也在持续增加。据统计,30年来财政收入平均增长率为14.3%,而近10年来更是达到了20.9%,是同期GDP平均增速的2倍。同时,2009年财政收入约为6.85万亿,占当年GDP的20.1%。一些专家测算,如果再加上各种非税收入,则政府掌握的可支配性财富的比重将是26%左右,另外国家还拥有1.9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从总体来看,中国似乎真的确富裕了。

然而,在经济飞速发展,财富总量迅速膨胀的情况下,全国职工工资总额占GDP的比重却由1990年的15.8%一路下降至2008年的11.2%。并且,剔除价格因素影响后,工资总额环比平均增长率仅为13.7%,远低于财政收入的增长率,成为限制消费增长的直接原因。储蓄方面,2008年底结余21.8万亿,按绝对数计算平均每户储蓄大约4.7万元,但如果将目前0.49的基尼系数考虑在内,中国绝大多数家庭储蓄则应当不足3万元。试想在当前住房、教育、医疗、养老等方面高昂的价格和不稳定就业预期的双重压力下,普通老百姓怎敢随便消费。只有可靠的家庭财富积累才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保证。所以,预防性的储蓄动机在这种情况下不断被激起,成为抑制消费需求的内在动因。在外因和内因的共同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后危机时期中国经济之反思:富国与富民的统一 (共5页,当前第1页)

后危机时期中国经济之反思:富国与富民的统一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