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演讲稿

the danger of the single story(上)

我是个说书之人。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我本人的故事。一些关于所谓的“单一故事的危险性”的经历。我成长在尼日利亚东部的一所大学校园里。我母亲常说我从两岁起就开始读书。不过我认为“四岁起”比较接近事实。所以我从小就开始读书,读的是英国和美国的儿童书籍。

我也是从小就开始写作,当我在七岁那年,开始强迫我可怜的母亲阅读我用铅笔写好的故事,外加上蜡笔描绘的插图时,我所写的故事正如我所读的故事那般,我故事里的人物们都是白皮肤、蓝眼睛的。常在雪中嬉戏,吃着苹果。而且他们经常讨论天气,讨论太阳出来时,一切都多么美好。我一直写着这样故事,虽然说我当时住在尼日利亚,并且从来没有出过国。虽然说我们从来没见过雪,虽然说我们实际上只能吃到芒果;虽然说我们从不讨论天气,因为根本没这个必要。

我故事里的人物们也常喝姜汁啤酒,因为我所读的那些英国书中的人物们常喝姜汁啤酒。虽然说我当时完全不知道姜汁啤酒是什么东西。时隔多年,我一直都怀揣着一个深切的渴望,想尝尝姜汁啤酒的味道。不过这要另当别论了。

这一切所表明的,正是在一个个的故事面前,我们是何等的脆弱,何等的易受影响,尤其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因为我当时读的所有书中只有外国人物,我因而坚信:书要想被称为书,就必须有外国人在里面,就必须是关于我无法亲身体验的事情,而这一切都在我接触了非洲书籍之后发生了改变。当时非洲书并不多,而且他们也不像国外书籍那样好找。 不过因为!和!之类的作家,我思维中对于文学的概念,产生了质的改变。我意识到像我这样的人---有着巧克力般的肤色和永远无法梳成马尾辫的卷曲头发的女孩们,也可以出现在文学作品中。

我开始撰写我所熟知的事物,但这并不是说我不喜爱那些美国和英国书籍,恰恰相反,那些书籍激发了我的想象力,为我开启了新的世界。但随之而来的后果就是,我不知道原来像我这样的人,也是可以存在于文学作品中的,而与非洲作家的结缘,则是将我从对于书籍的单一故事中拯救了出来。

我来自一个传统的尼日利亚中产家庭,我的父亲是一名教授,我的母亲是一名大学管理员。因此我们和很多其他家庭一样,都会从附近的村庄中雇佣一些帮手来打理家事。在我八岁那一年,我们家招来了一位新的男仆。他的名字叫做FIDE.我父亲只告诉我们说,他是来自一个非常穷苦的家庭,我母亲会时不时的将山芋、大米,还有我们穿旧的衣服送到他的家里。每当我剩下晚饭的时候,我的母亲就会说:吃净你的食物!难道你不知道吗?像FIDE家这样的人可是一无所有。因此我对他们家人充满了怜悯。

后来的一个星期六,我们去FIDE的村庄拜访,他的母亲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精美别致的草篮----用FIDE的哥哥用染过色的酒椰叶编制的。我当时完全被震惊了。我从来没有想过FIDE的家人居然有亲手制造东西的才能。在那之前,我对FIDE家唯一的了解就是他们是何等的穷困,正因为如此,他们在我脑中的印象只是一个字------“穷”。他们的贫穷是我赐予他们的单一故事。

多年以后,在我离开尼日利亚前往美国读大学的时候,我又想到了这件事。我那时19岁,我的美国室友当时完全对我感到十分惊讶了。他问我是从哪里学的讲一口如此流利的英语,而当我告知她尼日利亚刚巧是以英语作为官方语言的时候,她的脸上则是写满了茫然。她问我是否可以给她听听她所谓的“部落音乐”,可想而知,当我拿出玛丽亚凯莉的磁带时,她是何等的失望,她断定我不知道如何使用电炉。

我猛然意识到“在他见到我之前,她就已经对我充满了怜悯之心。她对我这个非洲人的预设心态是一种充满施恩与好意的怜悯之情。我那位室友的脑中有一个关于非洲的单一故事。一个充满了灾难的单一故事。在这个单一的故事中,非洲人是完全没有可能在任何方面和她有所相似的;没有可能接收到比怜悯更复杂的感情;没有可能以一个平等的人类的身份与她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TED演讲稿 (共2页,当前第1页)

你可能喜欢

  • ted演讲
  • 健康观念
  • 时间观念
  • 杨澜TED演讲
  • 英语手册
  • 名人演讲
  • 人的记忆
  • 毕业答辩ppt模板

TED演讲稿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