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共听证为核心的现代行政程序建构

原载《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3年第3期,《人大复印报刊资料·宪法学、行政法学》2013年第7期全文转载

以公共听证为核心的行政程序建构

许传玺 成协中

一、现代行政国家与行政程序价值转变

(一)行政任务拓展

二十世纪之后全球范围内经济、政治与文化的发展已经引发了行政法任务的重大变化。今天的行政早已不再是“消极国家”时代的国防、外交、警察、税收等“最弱意义的”国家职能的实现活动。政府对经济的管制、对民众福利的保障、对诸如环境、劳工等领域的社会性管制等活动,事实上将行政活动推到了所有社会问题的最前沿。“行政法之任务不再限于消极保障人民不受国家过度侵害之自由,而在于要求国家必须以公平、均富、和谐、克服困境为新的行政理念,积极提供各阶层人民生活工作上之照顾,国家从而不再是夜警,而是各项给付之主体。”1在这里,行政不再是简单地执行法律,而要面对各种竞争性的价值和利益并且做出选择。行政已经不再是对立法指令的简单的“执行”过程,而是一个基于目标而展开的“管理”过程。因此,公共决策、行政立法等等新的行政形式,成为政府实现其职能的主要方式。行政的过程,实际上始终需要面对各种竞争性的价值和利益并且做出选择。2以行政决定和司法审查为中心构建的传统行政法治并不足以解释和规范现代行政的诸多活动。特别是行政任务的多元性与复杂性使得单一的行政行为活动方式显然不能满足现代行政法为实现其任务的需求,行政活动的方式必须予以拓展。

(二)行政权作用方式:从法令执行到目标导向

早期行政是对立法指令的执行,而当代行政是目标导向的积极活动。目标导向的行政,意味着行政机关在目标界定、手段选择等方面,都拥有自主进行权衡和选择的权力。目标导向的行政,也意味着法律对行政的控制,通常只能是宽泛的目标指引而非具体的指令控制。立法提出行政活动的宽泛目标,行政对目标进行判断、权衡以及对实现目标的手段进行选择裁量。为完成社会法治国理念下的复杂行政任务,行政机关需要综合运用各种行政手段。为达至行政目的,除非法律明确地规定行政机关应采取特定形式的行为,否则行政机关为了适当地履行公行政之任务,达成公共行政目的,得以选取适当的“行政”行为,甚至可以在法所容许的范围内选择不同法律属性的行为(如私法行为),学说上特别以行政的行为“形式选择自由”称之。3在合理正当之行政目的的追求下,行政可以就其行为形式作最适当、最合目的性之考虑。承认行政具有所谓选择权或选择自由的主要理由,一般乃是基于宪法与行政法中并未将行政可运用的行为形式或者组织形式采取“限量管制”。4

因此,为实现公共行政目标,行政机关既可以使用最传统之行政决定,亦可通过行政立 许传玺,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成协中,法学博士,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助理研究员。 黄锦堂:《行政法的概念、起源与体系》,载翁岳生:《行政法》(上),翰芦图书出版有限公司2000年版,第49页。

2 王锡锌:《依法行政的合法化逻辑及其现实情境》,载《中国法学》2008年第5期。 3 参见林明锵:《论型式化之行政行为与未型式化之行政行为》,载《当代公法理论——翁岳生教授六秩序诞辰祝寿论文集》,1993年,第355-356页。

4 程明修:《行政行为形式选择自由——以公私协力行为为例》,载《月旦法学杂志》,2005年第5期,总第120期。 1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以公共听证为核心的现代行政程序建构 (共10页,当前第1页)

你可能喜欢

  • 大学专业介绍
  • 文化产业模式
  • 慈善事业
  • 游戏制作流程
  • 素质心理
  • 价值观调查
  • T梁桥设计
  • 记忆习惯

以公共听证为核心的现代行政程序建构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